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猎妖高校 第一百三十四章 生活如此残酷

发布时间:2019-09-26 00:19:03

猎妖高校 第一百三十四章 生活如此残酷

为什么我的眼角充满泪水,因为我哈欠打的太深。

下午五点钟,当郑清被预先设定的闹钟吵醒之后,眯瞪着眼,重重打了几个哈欠,脑海里突兀的冒出了这句话。

挣扎许久,他终于狠心,逃离自己舒适的被窝。

被窝对不起,不是不疼你,我也不愿意,又让你伤心。

然鹅,生活始终如此残酷。

郑清爬出自己的六柱床,踉跄着摸到书桌前,拿起从凉杯里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一气灌了下去,精神终于振奋了许多。

他偏过头,看向阳台。

窗外,太阳已经西斜,将远峰上挂着的云彩涂抹的剔透晶莹。橘黄色的光线穿过透明的玻璃,落在书桌上,显得很是温暖。

肥猫团团眯着眼,揣着爪子,卧在这道橘色的光线中,尾巴尖一勾一勾的,显得格外惬意。

小精灵们横七竖八的瘫倒在肥猫松软的身上,用透明的翅膀裹住身子,酣然入睡。

郑清抱着水杯,咂咂嘴。

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此话诚不我欺。这些原本性格勤劳的小精灵在那头‘猪猫’的影响下,竟然也学会了一天五顿睡的技巧。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呐……”他晃了晃脑袋,喟叹一声。

旁边正埋头笔记本中的萧笑头也没抬的‘嘁’了一声。

郑清没有搭理他。

放下水杯,拉开抽屉,看着那张蓝黑色的信笺,郑清嘴角重新浮现出傻乎乎的笑容。

“有完没完……”辛胖子原本在书桌前研究《素问玄机咒病式》——他最近一直在啃这部大部头,打算明一道方剂,破除打碗花的流毒——忽然听到旁边没了动静,抬起头,立刻看见了郑清那副熟悉的傻笑,忍不住掩卷长叹。

“我觉得他有很大可能被人下了迷魂药。”萧笑捧着自己的笔记本,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辛胖子摸着自己光秃秃的下巴,觉得这种分析大有道理。

“唯一的问题在于,”胖子很谨慎的提出一个疑惑:“像伊莲娜那么出色的女巫,需要给这个一无是处的小子下迷魂药吗?”

萧笑哑口无言,重新把脑袋埋进自己的笔记本里。

郑清骄傲的抬起脑袋,对两个人酸溜溜的对话嗤之以鼻。

这是嫉妒,他反复看着那张信笺,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伊莲娜最终确认周日下午有时间参加补习,这让他的心底终于松了一口气。

一方面,在最终确认之前,他始终不能相信自己能够与那位美丽的吉普赛女郎约会——在他心底,两个人单独在一起聊天就算是约会。

另一方面,如果心头压着巡逻的事情去帮她补习,郑清自己都不确认能否做到专心致志。虽然他在面对伊莲娜的时候一度将这件事丢在了脑后,但并不代表他对这件事不在意。

相反,就是因为要在巡逻前做好充分的准备,所以他才掐着点,提前几个钟头起床开始各项准备工作。

想到这里,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刚刚的午休只能算聊以慰藉。如果不是为了夜巡这件大事,估计他能一觉睡到周末。

周末,也就是明天。

思绪一飘到明天,各种念头就再也止不住了。

周日下午帮她补习,补习完可以陪她一起吃晚饭,然后两人一起去参加班里的周末例会,郑清一边做着美梦,一边预想两人间的各种谈话,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

“如果你不打算晚上看见鱼人就哭,那就不要站在那里一直傻笑。”萧笑终于忍不住,伸出毛笔的长杆,用力戳了戳郑清。

“嗷!”郑清惊叫一声,不悦的扫了西瓜头一眼,怏怏的收起那张信笺。

生活始终如此残酷,从不肯让人把美梦做完。

将信笺折好,塞在抽屉深处,郑清又从抽屉的角落里抽出一张淡红色的单子。

这是校工委开具的处罚任务通知单,是不久前几个闯祸的年轻巫师一同前往校工委第一行政办公室领取的。

原本按照通知单上的要求,这类惩罚性任务并没有固定时间,只需要每周抽出一个晚上,参与临钟湖凌晨一点至四点的夜巡便可。

但郑清私下一琢磨,这个巡逻时间着实是个大坑。

先,周一至周五的上课时间需要排除,如果不想在第二天课堂上被老师扣掉学分,那么前一天晚上是万万不能通宵的。

然后周日晚上也不行,理由同上

猎妖高校  第一百三十四章 生活如此残酷

。夜巡时间是凌晨一点至四点,周日晚上参加,周一老姚的魔咒课上很大可能被提溜到讲台上与大猩猩友好互动。

想到那头獠牙疤面的银背大猩猩,郑清果断排除了这条选择。

剩下只有周五与周六两个晚上可以选择了。

如果周五下午的课程不是实践课,那么郑清一定会选择周五那个晚上。

但万事没有如果。

周五下午实践课极大耗费了这些年轻巫师的精力。郑清吃过晚饭回到宿舍后,倒头便睡。虽然期间做了许多噩梦,但瞌睡虫始终死死缠着他。

参加晚上惩罚性巡逻的,除了郑清,还有阿尔法学院那个天才小男生林果。

因为两人相识,为了多些照应,林果也与他选择了相同的时间。

鱼人、鬼怪、逃窜的野仸、甚至还有龙兽的踪影。

任何一个校园传说中,都会格外渲染夜色下的危险。

郑清虽然并不太相信学府中有那么多怪兽,但既然有可能遇到危险,他自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法书、符箓、护身符。

在灰袋子里掏摸半天,把自己力所能及的物什摆放在桌子上后,郑清便开始默默愁。

法书固然是巫师必不可少的装备。

但对郑清而言,这本簇新的法书里唯一抄录的咒语就是‘葛之覃兮’。作为一种束缚类的魔法,这道咒语适用范围非常广泛,从束缚到鞭策,甚至还能防御,称一声攻防一体丝毫不为过。

但也仅此而已。

这道不能照明、不能探路、不能疗伤、更不能帮郑清与其他巫师传讯。

这让它对于半夜巡逻的用处顿时下降了一大截。

郑清叹口气,把法书向旁边挪了挪。

自己总不至于见了情况就丢一堆藤条过去——那样看上去会显得很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版阅读址:

桂林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桂林牛皮癣治疗方法
桂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桂林治疗牛皮癣费用
桂林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