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御天纪 第二十八章 仇怨

发布时间:2020-01-14 18:06:33

御天纪 第二十八章 仇怨

就在景凡心中惊异的时候,陡然那玄骨之中传来一阵怪异的力量,迅速的向着那药材的方向冲击而去。

景凡顿时心神一凛,在他的眉心的位置,如丝如缕一般的精神之力不断的冲击出来,迅速的向着玄骨和药材的方向围拢而去。

一下子便是将它们给包裹在了空间之中,与此同时,景凡也是脸色一沉,突然一口精血迅速的喷了出来,悬浮在空间之中。

“哼,我就不信,我不能将你们融合起来!”

景凡一身怒哼,一阵汹涌的精神力不断的爆发出来,将那玄骨以及药材还有那从景凡嘴巴里面喷出来的殷红色的精血,三种迅速的融合在一起。

看着景凡的动作,一边的席冷也是忍不住心中一惊,他是玄师,知道这融合药材对于灵魂之力的考验,只要有这些许偏差便是会失败,而且,玄婴成形的时候,等级越高,对于其主人的反噬也就越大。

一下子便是将三种不同的东西进行融合,这恐怕也就景凡能够做得出来这种事了。

就在席冷一脸紧张的时候,突然那中间之中传来一身轻响,瞬间,一道赤色的精芒掠过,三种东西迅速的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xiǎo人状,看起来跟景凡毫无差别。

那玄婴xiǎo人刚刚以成形便是迅速的向着外面掠了过去,景凡也是缓缓睁开眼睛,其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不过在他的嘴角却是有着一抹淡淡的满意的弧度浮现出来。

“这天灵婴总算是练成了!”景凡缓缓道,看到那玄婴想要逃走的时候,景凡也是忍不住缓缓道:“如果这样便是让你逃了,那我就就不用成为玄师了!”

顿时,话音一落,景凡袖袍一挥,顿时空间之中,一道道灵魂之力迅速的涌现出来,形成一道坚固的xiǎo笼子,向着那成形的玄婴xiǎo人靠拢而去。

看着景凡的动作,席冷顿时心头巨震,虽然现在的景凡实力不能和他比,但是这一份对于灵魂之力的控制程度,他确实是望尘莫及的啊。

用灵魂之力将那天灵婴xiǎo人控制住,景凡手掌一挥,便是迅速的落在了他的手掌之上,瞬间,那玄婴身体之上的精芒也是迅速的暗淡下来,形成一道金色的xiǎoxiǎo的景凡的样子。

景凡将那玄婴收了起来,目光向着外面看了过去,道:“天也快亮了,我们先把自身的气息调息恢复,然后便是去柳家吧!”

……

xiǎo石城扬家

“这是谁做的?”扬林看着自己的儿子扬松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早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机,顿时如同一头发怒的豹子一般,疯狂一般的嘶吼起来。

李云和王风皆是站在一边,看到盛怒之中的扬林,他们心头也是忍不住一惊。

“是景家的那个xiǎo杂种!”王风走上前来,xiǎo声的道。

“轰!”

话音刚落,扬林的手掌之上便是一阵元气汹涌,发狂一般的向着王风冲击而去,顿时便是将王风冲击的倒飞而去,吐血不止。

“又是景家的那个xiǎo王八蛋,今日我扬林不将你碎尸万段,我便是不为人!”扬林看着扬松的尸体,发狂一般的怒吼道。

在他的身体之上,一阵阵元气之力疯狂的涌动着,形成一道道罡风,因为怒气,甚至连大厅之中的桌椅都是在此刻爆裂开来。

一边的李云只是低着头,没有説话,他知道,现在扬林就像是一头发怒的豹子,只想杀了景凡出气,谁来劝都没有用的。

不过,就在扬林即将冲出扬家的时候,一道威严而森冷的声音却是陡然在这一刻响起。

“站住,扬林!”扬宗从大厅的侧门走了出来,目光威严的扫视了一眼扬林,怒声道:“你这是准备干什么?你一个人去送死么?”

“大哥,松儿,松儿他已经死了,是那个xiǎo杂种杀死的,我要去杀了他,为松儿报仇,他若不死,我寝食难安!”扬林看着自己的大哥,面色痛苦的道。

扬宗看了一眼那躺在地面之上已经再无生机的扬松,眼底浮现一抹阴狠之色,旋即便是看着扬林,道:“你这样去就能为松儿报仇么?你这是叫送死,到时候,松儿的仇没报,到把你给搭了进去!”

“今天的事情,我已经找人打听清楚了,都是松儿在拍卖场之中惹事,事后,也是松儿带人去杀景凡的,结果却是被景凡那xiǎo杂种得逞了!”扬宗面色冷冷的道。

“那……那就这样算了么?松儿会死不瞑目的!”扬林看着扬宗,不甘心的道。

扬宗缓缓抬头,目光看向xiǎo石城景家的方向,眸子深处浮现一抹狠色,声音冷冷的道:“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们扬家的人,可不是这么容易想杀就杀的,他杀了松儿,我要他付出十倍的代价!”

“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带着人杀到景家,将他们全部血洗,那样的话,景家的所有的药材商铺生意就都是我们的了,而且那道君遗迹,我们也可以独享了!”扬林依旧不甘心,继续道。

不过这一次,不等扬宗説法,一道怪异的声音却是突然从一边传来。

“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的话,我们不仅得不到景家的一切,甚至还有可能失去我们的一切,现在的景家底蕴还有,如果我们真的倾尽全力去灭了景家,虽然我们能够取胜,但是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回头,还有一个柳家在一边等着,别看他们平时什么都不做,可真要到了时机,他们会毫不客气将我们吞并!”扬广缓缓走了出来,道。

一边説着,他的眼中也是有着一抹凶狠之色浮现出来,他变成先的样子,完全是因为景凡最后那果断狠厉的一刀。

这一刀,不敬让他做不成男人,甚至还断了他未来修炼的大好前途,现在的他,不管怎么修炼都不可能突破三生之师的境界了。

听着自己的二哥的话,扬林也是一下子气馁了,这景家的xiǎo子还真是一个麻烦鬼,打不能打,而且还得受气。

看着扬林一脸沮丧的样子,扬宗也是缓缓的走了过来,拍了拍扬林的肩膀,深吸一口气,道:“放心吧,松儿的仇,我们一定会报的,只是我们还需要等待一个时机而已,等木老用玄术将那狂妄的xiǎo子击败,他们的一切家产便是都是我们的了,到时候,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xiǎo石城的!”

一边的扬广也是走了过来,眼底闪掠过一抹阴狠之色,“等抓到景家的那个xiǎo杂种,我要让他也尝试一下做不成男人的滋味,还要把他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都割下来,喂狗!”

扬林微微扭头,看着一眼那已经没有生机的儿子,也是微微叹了一声,旋即他的眼底也是有着猩红色的仇恨的精芒涌现出来。

“对,等我们抓到那xiǎo子,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扬林恨恨的説道,一边説着,他的手也是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

这一次,景凡来到柳家很轻易的便是见到了柳苍,没有人看到,就在柳苍带着景凡来到柳天所在的后院的时候,一处拐角处,一道人影正面色阴狠的看着这边,落在景凡的身上。

“哼,你就去治吧,等你治好我爷爷的那一刻,便是我爷爷丧命之时,那就是你景凡一个人的错,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解释!”柳枚目光之中掠过一抹阴狠之色,声音怪异的道,“让你当众侮辱忻儿,这一次,我不可能让你成功借到我们家的精元之宝玄冥炉的!”

很快,景凡便是在柳苍的带领下,来到了柳天的房间。

因为想看景凡当中出丑,柳枚也是没有离开,一起来到柳天的房间之中,一脸不屑的看着景凡。

而且,这一次听説景凡要给自己的爷爷治病,柳衣和柳芊皆是没有离开。

看到景凡一脸凝重的样子,一边的柳芊的xiǎo脸上也是不禁浮现一抹担忧之色。

毕竟,景凡才和她差不多大,可是,自己的爷爷,从自己一出生时便是已经成了这样了,灵宝反噬灵魂,那种后果可是异常严重的。

不过,景凡却是没有説话,径直来到了柳天的窗前,伸手将精神之力探入柳天的身体之中,感受着柳天体内那被一团驳杂的能量包裹的灵魂印记碎片,景凡也是向着席冷微微diǎn了diǎn头。

“一会儿,我和席冷会对柳老爷子进行治疗,届时,所有的人皆是不能进来打扰!”景凡站起身来,看着柳苍沉声道。

柳苍diǎn了diǎn头,不等他开口,一边的柳枚却是突然抢道:“景凡,我爷爷现在虽然不能説话,但是还能活一段时间,如果你把他治坏了,那怎么算?”

景凡眉头一挑,目光向着那正一脸得意之色的柳枚看了过去,刚刚准备説话,但是一边的柳芊开口道:“现在也只能搏一把了,爷爷这样熬日子也是痛苦,倒不如让景凡试试,即便失败了,也只能説爷爷没有这个福分了!”

听到柳芊维护景凡的声音,柳枚顿时不快了,讥讽道:“你到底是不是柳家的人啊,让这样的一个xiǎo孩子来给爷爷治病,已经是荒唐至极了,现在还説什么让这xiǎo子试试,如果把爷爷治坏了,他赔得起么?你就这么不关心爷爷的性命么?”

柳芊一滞,刚刚准备出言反驳,倒是一边的柳苍开口説话了,他看了一眼床榻之上的柳天,又看了看景凡,沉声道:“只要景凡尽力了,我不会怪他的,老爷子受的苦已经够多了!”

“可是……”柳枚还想説些什么,不过却是被柳苍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我们都出去吧,让景凡安心给老爷子治疗!”柳苍缓缓叹了一口气,旋即便是转身向着门外的方向走了过去。

“柳叔叔请放心,xiǎo子一定会尽全力救回柳老爷子的……”看着柳苍离开的背影,景凡也是沉声説道。

柳苍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示意景凡不用再説了。

柳芊向着景凡投过去一个鼓励和相信的眼神,也是离开了房间。

柳衣则是面无表情,只是看了一眼景凡便是掉头离开。

不过,从柳衣的那眼神之中,景凡已经读懂了他所想表达的一切。

只有柳枚一脸不甘的看着景凡,眸子之中有着一抹怨恨之色一闪而过,不过看着那床上的柳天的样子,旋即他的脸上也是浮现一抹幸灾乐祸之色的看着景凡,最后一个退出了房间。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肛肠医院来院路线
长春去哪里看牛皮癣
南宁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怀化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