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黑化徒弟的助攻史 如三月兮

发布时间:2019-12-04 14:43:45

黑化徒弟的助攻史 如三月兮

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幕古的事,即使知道心中难过万分还是会不自觉地想念,不一会儿天色渐晚,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想要叫紫鹃可是屋中空无一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一会儿进来一个丫鬟,先是行了一个礼“二小姐,老爷说今日府中有客到,要一起去老爷处吃饭。”

府中有客,不就是幕古吗?这个时候自己不想见他,他可能也不想见到自己,虽然很饿,还是要保留自己最后的尊严“你就说我今日出去偶感风寒,不便与他们一起。”

“可是······”

看着丫鬟欲言又止的样子无名笑“没关系的,要是有什么事我一人承担就好,你就按照我刚才的话去说。”

“是。”

看着她离开之后无名捂住自己的肚子,此刻已经发出抗议,为什么他要留在府中吃饭,他自己没有家吗,为什么不回去吃?难道要珍惜和秦舒在一起的时光?越是想到这些就越是生气。一直强迫自己忍耐着,不一会儿他便会离开,“这紫鹃到底去哪里了?”

正在自言自语时紫鹃兴高采烈地走进来“小姐可是唤我何事?”

终于有救了,自己都快饿晕了,“紫鹃我好饿。”

紫鹃笑“我就知道,所以刚才老爷嘱咐我给你端些饭菜过来。”

“我问你客人走了吗?”

紫鹃生气地摇摇头“客人今晚可要在我们秦府歇息。”

“他自己不回去?”

“没有办法,谁叫秦府与幕古交情尚好并且还有联姻,人家在这里理所当然。”

“联姻?难道他和秦舒早就有了婚约?所以一直都是在骗自己?”

可能是因为心情过于差的缘故看着这些饭菜莫名地想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兴许是自己吃得过多,兴许是吃得过猛,不一会儿便感觉腹痛难忍,子啊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去茅房,却莫名的害怕,唤了几声紫鹃,睡得很沉。

“我是捷宇仙人的徒弟,我怕谁?对,我是捷宇仙人的徒弟。”

为自己找了一个壮胆子的理由,提着灯笼找寻茅厕,正好蹲下便听见有人声,似乎是一男一女,顿时来了兴趣,将耳朵凑近,只是听见那女子的哭哭啼啼声还有男声,具体说些什么也没太听清。

无名知道这个男声便是幕古的声音,那女声应该就是秦舒的了,不自觉地想笑既然都是名正言顺的了,为何还要在这深夜躲躲藏藏的?难道是为了寻求刺激?

“幕公子,我妹妹向来疯癫,幕公子可还要与她成亲?”

幕古早就知道她的心思,可是自己应该找一个靠山的,可是女人向来都是麻烦事多,听闻秦府的二小姐向来痴傻,想来也好,至少不会耽搁自己的事情。秦府的大小姐向来心狠手辣,有些不讨喜,虽然自己已经明确地说过很多次却还不死心,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是哪里吸引着她。

说着说着竟然不自觉地哭起来,自己没有办法只好任由着她哭泣,“大小姐的心意幕古还是心领了,既然自己与二小姐成亲便认定她是我幕古的妻子,大小姐还是另寻他人吧!”

秦舒笑,没想到这种方法对他根本就不管用,自己用了那么多计谋,他一点也不动心,真的就喜欢痴傻的人?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野种啊?要是成亲当天她不在这世上,那自己一定会舍身顶替,这样也就名正言顺了。

虽然自己并没有听出大概的内容,却早就在脑海中补出很多的场景,不一会儿便没有听到声音,想来是走了,自己的肚子也不痛了,想要起身却发觉自己的腿早就顿麻了,艰难地起身却无法移动脚步,真是倒霉,只要碰见那个幕古就倒霉,以后还是要远远地躲着他罢。

口中念念有词,艰难地开门,艰难地迈开步子,“无名。”

这个声音很熟悉,就像以前呼唤自己那样的温柔,可是啊,自己早就看清他的真面目,现在他再说些什么也于事无补。无名笑,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

“哟!这不是幕公子吗?怎么会出现在秦府中?”

“你为何会在秦府之中?”

她好像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幸好当初自己没有跟他说过,“我当初身受重伤,一个人慢慢趴着离开山间,却被秦府的人相救,于是就在这里谋了份差事,幸好当初没有死,要不然真的无法在这里见到幕公子了?”

“对不起,那天我会去找你了,可是没有看见你,甚至麒麟的尸体我也没有找寻到,对不起,要是当初我救你,你现在也不会在这里受委屈了。”

“还是不必了,我现在也只是秦府的丫鬟而已,还请慕公子不要放低了自己的身份。”

“无名,我不是有心欺骗你的。”

无名笑“慕公子身份有别,当初所经历的事都是无名眼瞎不懂事,也请慕公子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不要总是想着朝三暮四。”

刚要走时便被幕古一把抓住,无名笑“当初你将麒麟杀害将其内丹拿走,现在是否又要从我身上寻什么东西去?”

“无名,跟我走吧!就我们两人,我想通了,我们回到山中,过着以前的生活。”

狠狠地将幕古的手甩开,背对着他,眼泪却不争气地流淌出来,哽咽了一下,然后笑“原来慕公子是害怕我在这里会坏了你的好事啊?你放心,无名是一个聪明人,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慕公子以前的事情无名不会提起,毕竟慕公子在无名的心中不值一提。”

“我在你心中

,竟如此不堪吗?”

“对。”说着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时候就连自己的脚麻也完全感受不到,心痛就已经掩盖了一切的疼痛。

回到房间之后想要强迫自己睡着,却发现怎么都无法入睡,眼泪不自觉地流淌着,想着以前经历过的种种,不过是一时的玩弄罢了,自己怎么样都不会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去,第二天紫鹃唤醒自己的时候眼睛很肿,头也很晕,时不时地打了一个喷嚏,难道真的感染风寒了?

“昨日的客人可走了?”

“走了,但是很奇怪。”

“怎么了?”

“昨夜本来说好在秦府歇息,可是在子时与丑时交替之时便匆忙要离开,说是家中有事。”

想了一会儿不就是差不多与自己见面的时候吗?难道是害怕自己会拆穿当初的事情让他与秦舒无法成亲?心中冷冷笑了一下,昨夜不是与他说清楚了,自己不会说出去的,可是他为何还会有那么多的顾虑呢?

洗漱之后去见了自己的父亲,去到大夫人的房中时看见秦舒也在,请安之后大夫人硬是从鼻腔中哼出声音,“秦莹,你好大的面子啊?昨夜有客老爷亲自叫人去请竟然请不动你。”

无名笑“夫人说笑了,秦莹感染风寒害怕传给你们。”

“你的意思是说我冤枉你了?”

“秦莹不敢。”

“最好不敢,不要以为老爷喜爱你,也不要以为你有婚约在身就可以为非作歹,不要忘记,只要你一日在秦府,就还是秦府的人。”

虽然对于她口中的婚约很是不解,难道此刻要向她问清楚?还是回去之后问紫鹃罢了。踏出房门的那刻终于舒了一口气仿佛刚刚经历一场劫难。

“紫鹃,刚才大夫人说我有婚约在身,我有什么婚约?”

“这个从一开始就与小姐说了啊,当初可是人家亲自来提亲要你的,可是那时外界都在传小姐痴傻的情况,却还来提亲,是不是你们以前就认识啊?”

“谁啊?”

“不就是昨日来这里的幕府二公子吗?”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仿佛自己的下巴都要惊落下,“你是说我与幕古有婚约在身?”

紫鹃笑着点点头“难道小姐与那慕公子是相识?”

斟酌半天还是觉得不妥“不行,紫鹃我要退婚。”

“退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