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权国2315起风三

发布时间:2020-01-22 19:39:09

权国 2315 起风(三)

”帝国在中比亚西部龙家的投资让即将到来的春季多了几分忙碌的气氛,因为冬季海洋冻结而暂缓的商人浪潮,在商业联盟一阵犹如地震般风波下,整齐的将目光看向了代表富饶和神秘的东方大陆,

“如果帝国能给保证这条商路的安全和畅通,我们并不介意将在这条堆满黄金的羊肠小道变成扩宽的大路”来自商业联盟上层的消息一直都是商人的风向标,因为那些大人们掌握着更多的资源,更能够提前察觉帝国上层,特别是帝国军方的意图,在整个帝国的扩张历史中,军方才是最带来财富和利益的发动机,但是这一次,当商业联盟执事会议作出决议,并且将扩东商路当成两个新联盟执事进入执事会的前提条件,在这个冻结海面上还漂浮着冰块的早晨,一股从商人之中,自发足以融化千年隔阂的东西两块大陆冻结时代的暖流,就已经翻滚起了浪花“-----摘自《帝国风云录》第三卷第七章,帝国风起“

一月十七日,是伊卡迪瓦大陆传统新年节历,不管如何在繁忙,在帝国设立新帝京的第一个年头,挂上了各种庆祝物的街道,猎鹰皇帝在众人的期盼下出现在了遥远北部的帝国帝京大海城的街道上,接受完沿途民众的欢呼声,皇帝进入了在去年十一月完成了最后一栋建筑观星台的帝国冬宫,

站在帝国大宴会厅的窗旁,透过精致的曼陀花纹装饰的玻璃窗子,可以看见红色耀眼的冬宫,在皑皑白雪下越发透出一股进取之心,也有人私下说那是皇帝陛下用费珊三十万人的鲜血染红的,但是对于帝国的将军而言,眼前规模宏伟,如刺天之剑的红色冬宫,正是猎鹰陛下手中征伐四野的野心,如果皇帝失去了锐气。安于享乐,对于野心满满的帝国将军们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联想起去年四处风起的谣传,说帝国疆域将止步于费珊。将军们就忍不住围住了从费珊前线返回的瓦里西恩,三十万费珊军的全灭,让这名帝国名将的威望震慑整个欧巴罗,自帝国五大佬之后,瓦里西恩俨然已经成为帝国第六根支柱。

‘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今年夏季庆典前,费珊应该就不复存在了!“这个刚刚从半吊子刚非南部总督调任费珊总督的好运大将,举起酒杯看向自己的同僚们,红光满面的脸上洋溢着怎么都掩饰不住的得意感,

四个帝国军团,总兵力达到十四万人的帝国兵力在他手中,那绝对是帝国在中欧巴罗地区最大的兵力集群,不仅仅威慑整个中欧巴罗,更是有随时剑指伊斯坦帝国的征兆。一边装出好人的样子表示同情,一边毫不留起的用刀子割裂费珊的土地,采取对费珊王都贵族拉拢和分化的手段,已经成功的将费珊王都势力分成了坚持派和投降派,已经压的费珊王储快要吐血了,

过去的一年,无论是帝国陆军还是海军,都实现了局面性的大扩展,帝国陆军击败刚非,随后兵入长墙以北。实现了对原斯拉夫人地区的控制,在中欧欧巴罗和费珊,更是杀的人头滚滚,几乎是一年之内打下了一个刚非帝国那么大的疆域。

帝国海军消灭了宿敌斯特兰特海军,重创了费珊海军,还在伊斯坦帝国京都耀武扬威了一把,将帝国的影响力满满的倾注在整个内海地区,在埃罗海域的帝国海军大臣杜斯特伦凯也传回消息,与埃罗人的谈判已经接近尾声。在帝国海军的强大压力下,埃罗地方方面同意将凯洛港作为自由港口,从某种意义上说,凯洛港已经是置于帝国海军的控制之下,可惜谈判的进度实在没法再快,否则现在满大厅的就不仅仅只有陆军将军们的喧嚣声

相比与杜斯特伦凯的缺席,帝国新进之秀,东方行省总督哈也拉,无疑让人更多看几眼,这位胖乎乎的总督一脸和蔼的笑,一副人畜无害的莫言,可是名副其实的伊斯坦帝国第一名将,刚非之战中一举击败二十万刚非主力军队的战绩,直接导致了刚非京都被破,就足以让帝国将军们对其刮目相看,

帝国将星如云,战功卓著比比皆是,桀骜不驯的人不少,但是都是带兵的人,如何不知道能够一手指挥数十万大军作战大将,和只能指挥三四万人的悍将的区别,皇帝陛下对于哈也拉的看重,表明此人绝不对不是外面看起来的那样肤浅,事实上有猎鹰陛下专美于前,帝国的将帅们早就将胖子这种生物视为危险的标记,

“听说你遇到了一些麻烦?”胖子端着酒杯来到这位帝国新臣子东方总督哈也拉面前,温和问道

“感谢陛下的宽容和帮助,安排特别舰队帮助我运输族人,不但大大缩短了从东方行省去西北的距离,还让他们得到了一块足以栖身的土地”哈也拉一脸激动,这位在伊斯坦帝国混迹了半辈子的战场悍将,眼里闪动着浓浓的感激,

”这次迁移南下的西北荒野人足有大大小小十几个部族,人数更多达到二十余万,听说你为了鼓动这些荒野族人南下,也是下了血本啊“胖子轻轻抿了一口酒杯内的酒,稍有的平静说道”拿出了多年的积蓄不说,还将那片位于刚非南部地区的繁华产业全部卖光,换了满船满船的粮食运回去,可惜二十多万张嘴,岂是区区几十万金币的产业能给填满的,还有大批待见的定居房屋,只是半个多月,我就听说你的钱袋空的能跑老鼠了“

“如果不是陛下的救急钱,我可就真要去跳海了!谁会想到养二十万张嘴是那样费钱的事啊!”哈也拉听得眼睛都红了,一张嘴微微颤抖,对于他这样见过生死大战的大将,能够有这样的窘迫足以证明当时的压力有多大,眼看南迁族人的人心开始不稳,寒冬之下已经开始饿死了人,甚至连在高原上的部分陋习,人吃人的情况都出现了,哈也拉那段时间懊悔的都不知道自己是干了一件好事,还是将数十万族人都带上了绝路。

还好皇帝送来了三百万军费的救济还有大批的粮食,按照皇帝的说法,这是自己淘的腰包,按照惯例对新入住帝国的子民下拨的安置费。不但高原荒野人有,前面归附的斯拉夫人,匈牙人也有,帝国对于任何一个种族都是一视同仁,但是这样的救济只有一次。帝国并不是一个养闲人的地方,要想吃饱穿暖,就必须要用自己的手去拿,

帝国不但运来了粮食,还一股脑的将在费珊南部斩获的数万费珊军装备都丢给了他,真要将这些都算成钱,前后加起来五百万都有了,这才是猎鹰皇帝狠辣的地方,没有吃的,但是有武器装备。对面就是历代的世仇伊斯坦人,

“打过去!现在到了伊斯坦人血债血偿的时候了!”西部荒野人与伊斯坦帝国数十年的仇恨恩怨,早已经是无法化解的浓烈,想当初百年前,高原荒地人自由自在的生活,人口足有两百余万,甚至建立了自己的城市和王国,但是八十年前,伊斯坦帝国进了高原,十余年的征服战争。高原人从两百多万锐减不到一百万,随后的数十年间,伊斯坦边防军的随意绞杀,恶劣的生存环境。在荒野上活的连狗都不如,

现在得到了帝国支持而武装起来的高原荒野人,饿的肚子咕咕叫,手里却握着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精锐武器,就算不用鼓动也会自发要求向伊斯坦人的地区进军的,他们要去抢夺伊斯坦人的粮食。土地,和所有的一切,将数十年的苦难都报复在伊斯坦人身上,救济粮只能够让二十万高原人吃不到二十天的时间,而且还是一天一顿的标准,对于高原人来说,这是对伊斯坦人复仇,也是自己的一条求生之路,二十天,他们必须寻找到新的粮食,否则就只能痛苦的选择将无用的老人先杀掉,

猎鹰陛下推波助澜的手段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此时就算哈也拉还有犹豫,下面的人也不会让他再摇摆了,伊斯坦人会出兵吗?哈也拉很清楚的知道,不会,自己在伊斯坦军中待了那么多年,如果论对伊斯坦军内部争权夺利的熟悉,还有谁比自己更熟悉的?猎鹰陛下用自己来牵制伊斯坦帝国,实在是没有再合适的人选了,

伊斯坦军早已经不是当日灭掉刚非帝国的无敌精锐,现在更是内乱未平,地方势力观望以待,善战而经验丰富的将军大多死在了费珊的战场上,被上任皇帝留在国内的拿帮人,都是些倚老卖老之辈,掌握着军务部的权力,一心却只想着与新皇帝做交易,为自己的子孙后代换取更多的利益,这些养在京都的将军们已经老了,要是此刻带领帝都的部队向东方行省开进,就像是在即将取得结果的时候,一下抛掉了所有重要的牌面,为了这一点,这些可能年轻时锐意四张的帝国老将们,也会选择对目前的战局视而不见,

帝国军主力深陷巴伐利德地区,从东方行省杀入的帝国军,也被一波波的费珊地方军死死缠住,除非选择大规模的屠杀政策,否则短期内是无法突破这种纠缠的,这个时候,伊斯坦方面能够有一个卓越的人,如果肯选择放弃与费珊人的宿仇,集结全力在猎鹰帝国军背后一击,未必没有让整个局面翻盘的能力,而猎鹰皇帝之所以逼迫自己二十天内必须进军,也就是希望用抢占先机来争取这二十天的时间,

二十天,会是这场中欧巴罗霸权之战落幕的最后期限,哈也拉不愧是伊斯坦帝国的第一名将,从帝国救济粮的供应时间大致推测出了这场大战的走向,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如此明锐的战事敏感

比如伊斯坦帝都,伊斯坦二王子在京都加速想要登上皇帝宝座的步伐,,军务部大佬们死死握着军权不放手,在如此战机一闪而逝的紧要关头,双方所看见的只是自己的利益,

从东方行省开出的三万部队连续攻下了边境上的七八个小城,伊斯坦的大臣们才开始痛斥军务部大佬们不下令集结军队,就是卖国,是里外勾结,是叛乱,军部大佬们虽然强势,但还担不起这样的罪名。但是要拖延部队集结,对于这些一身都侵在军中的老将们来说,实在是有太多的办法,

真正的精锐都已经丢在了隔海而望的费珊。留在本土的将军大多都是地方派系中的小人物,抱着上去也是当京都军的炮灰,还不如留存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想法,上面不给好处,谁吃饱了去动员军队作战。

帝都方面来人追问,将军们满口答应尽快,但是军中的参谋和后勤官却是追着特使问,到时候推上了一线战场,谁来护其侧翼?部队出现了损耗谁来补偿,死掉的士兵按什么标准补偿,大军开拔没有一定数目以上的激励钱,士兵们根本就无法指挥的动,何况现在还是大雪封路的冬季,不少的士兵连冬装都没用。要不请特使先向二王子殿下那边弄十几万套的冬装来如何,大军吃饱了饭,有衣服穿,有安家费,才能够豁出命去为二王子殿下效命,否则人冻的半死,还饿着肚子,怎么打?哈也拉此刻也不得不庆幸自己跳槽跳的及时,一艘从根上烂掉的船,如很能够与眼前的帝国巨舰相比。等到从这里返回,自己就要着手对伊斯坦帝国最繁华的太阳省的进攻了,而皇帝陛下私下里已经表态,帝国会在恰当的时候。派三到五万的精锐协助自己进攻

咚!咚!咚!“代表帝国春季到来的巨大钟声响起,满是人群的大厅一下安静下来

胖子抬头仰望夜空,看到数个星在深蓝色的夜幕中闪灿着光芒。迈入新的年度,即将迎接第二十七个人生寒暑的年轻征服者,自他深黑色的瞳孔中,朝着夜空放射出如冰箭般的犀利眼神。硬质玻璃制的大厅吊顶天花。璀璨夺目如长河一样的星空,自己所在的这个时空,是迷幻还是真实,有人说自己是杀人魔王,也有人说是千年一出的霸主,但是那又怎么样,此刻站在这座帝京大厅,昂头看向星空的那一刻的迷茫,或者更像是自己,

可惜,没有太多的时间让自己来感慨,胖子回过头来,目光聚集在大厅里的帝国将军们时,感受到这里每一个人对于自己,对于帝国的期望之心,胖子在一刻间明白了什么叫家国天下,

我即是天下!

胖子嘴角微微一笑,走到自己的桌子高高举起手上倒满葡萄酒水晶杯,

”来,干杯!”胖子的声音响彻大厅,一如既往的洪亮震撼,将军也整齐激昂的回应着他的动作,以水晶杯中反射的光波交换着彼此的视线。

“干杯!为新的一年”

”干杯!为所创下的功勋――”

在充满霸气的干杯声交错当中,一个格外响亮的声音强烈地震撼着全座人的耳膜,能给如此嚣张而让自己主君讪笑的人,自然是被头顶放光的帝国恶犬,西南区总督撒隆了,这位皇帝绝对的心腹,穿着黑色而略显小一些的帝国总督制服,站在一群身子笔挺的将军里边,就像是一头巨大的野熊混进了狼群,粗鄙但绝对是最可怕对手的战场将军,凶残而又让整个西南区生机勃勃的帝国重臣,这一年,撒隆算是帝国五大佬里边赚的最多的一个,帝国西南军团和西南商业圈,都已经成为帝国最为耀眼的一环,

“干杯!为了帝国千年基业!”哈也拉激昂的高喊

”对,为了帝国的千年基业!干杯!“众人齐声高喊,目光炙热的看着自己的主君,高高地举起酒杯。声音和表情就介乎于昂然和傲然的一线之间。嘴角漾起一抹微笑,一饮而尽,满眼都是少壮派的帝国将军,不管是担任一线作战的指挥官或作战参谋,都是猎鹰陛下那句“真理只在于帝国刀剑范围之内”的忠实信徒,

“一群群干劲十足的帝国军人,整个帝国基石的风貌是如此的昂扬,帝国给了他们最高的荣耀和权力,如果伊斯坦皇帝也以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自己还需要去背叛吗?”第一次参加帝国年会的东方总督哈也拉来到窗前,

本以为这个强大而富饶的帝国年会必然是奢靡成风,就像是自己在伊斯坦所经历的那样,可是在这里所见到的,只有盛大中没有华丽感,反而充满了活力和冲劲的帝国年会,

更主要的是列席的帝国将军中,很可能有人在宴会结束的同时,就要立刻出发往战场,听说帝国开春第一战,是在遥远的长强以北,帝国,起风了!(未完待续。)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邱维诚
北京市西城区广外医院预约挂号
广东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正规的卵巢早衰医院
岳阳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