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紫血圣皇 第248章,彼岸花开,彼岸天(4)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1:13

紫血圣皇 第248章,彼岸花开,彼岸天(4)

无妄天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潋滟战枪可是乾坤宝器榜上的宝物,岂能空手对抗?

拳势与枪意交织时,秦墨突然化拳为掌,避过了锋利的枪头,抓住了枪身,猛的用力,想要抵挡住战枪前进之势。

“嗡”秦墨的手臂的衣物被震成粉末,凝聚的气血与元气也在刹那间被震碎,这是潋滟战枪的力量,号称可粉碎一切。

枪身顺着秦墨的手,朝胸口刺了过去,死亡的危机感让秦墨把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枪上,却发现并不能阻止潋滟战枪,反而是两只手臂有被废掉的趋势。

无妄天露出了惊讶,他没想到秦墨的手臂居然没有被粉碎:“你的肉身居然达到了这种程度!”

他的战枪没有因为惊讶而滞留,反而是更加用力的刺过去,“看看你的心脏,有没有这么强,也能像你的手臂一般,抵挡住潋滟战枪粉碎之力!”

这一枪透着天道的威严,秦墨只得不断退后,嘴里含着血,受了不轻的伤势,他只能退后,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绝不能让战枪刺入胸口,心脏绝对不可能承受住这股粉碎之力。

但这一枪太可怕了,无妄天的三对金色羽翼扇动,速度越来越快,枪头距离秦墨的胸口越来越近。

十寸,九寸,八寸……一寸……

秦墨脸上有些绝望,战枪无法避免的刺到了胸口,那股可怕的裁决之意,灌入身体,潋滟战枪的粉碎之力在他的胸**炸,感觉像是被一座山重重的砸在胸口一般。

“噗……”数口逆血吐出,秦墨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至极,他双手握着战枪的枪身,手臂的肌肉已经开裂,这是潋滟战枪的粉碎之力,若是再不松手,他的手臂可能会被粉碎。

几位异族至尊却是无言以对,这名人族至尊的肉身简直强的不可思议,但无妄天表现的更可怕,神族的裁决枪法在无妄天手中发挥出了最可怕的威能,天道的意志根本不容侵犯。

即便是他们自己,都不敢说能够硬抗这一枪

紫血圣皇  第248章,彼岸花开,彼岸天(4)

,这意太强了,谁又能与天道对抗?

“你没有让我失望,但人生总是这么无奈,你必须学会接受。”无妄天叹息了一声,却没有讥讽。

这一战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他都占了上风,所有的环境都对秦墨不利,所以他才能赢得如此轻松。

然而,秦墨在这种不利的环境下,依旧能够如此顽强,也让他心底生出了几分钦佩之意。

他正要结束这一切,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只见秦墨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影子:“住手!”

来不及了,这漆黑的影子正是崖余,他被秦墨斩去了一条手臂,无时无刻不等待着这个机会。

如今秦墨潋滟战枪重创,正是他复仇的时候,阴冷的匕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秦墨的脖颈处,此时奄奄一息的秦墨,根本没有力量反抗。

“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崖余的声音阴冷的像是北极苦寒之地的玄冰,“此仇不报,吾崖余绝不出神殿,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你准备好了吗?”

然而,秦墨绝望的眼神中,突然闪现出了光彩,他并没有畏惧那已经到达脖颈的匕首,强忍着剧痛,轻笑道:“我何尝不是在等待呢。”

崖余起初没有听懂,但很快他明白了,死亡的危机感突然降临,他不可思议的盯着秦墨的背影,置身如此险地,又在等待什么?

“退后!”通明族的至尊的右眼睁开,看到了有些模糊的未来,却是极为血腥的一幕。

来不及了,崖余的匕首下意识的挥向了秦墨的脖颈,如此近距离的刺杀,影族的千刃剑发挥到了极致,谁也不可能在这刹那做出反击。

但是,那股死亡的危机却越来越强烈,秦墨做出了反击,他松开了握住潋滟战枪的右手,手中闪现出一支暗黑色的羽箭,这箭黑的发亮。

“噗哧”匕首割破秦墨喉咙的瞬间,羽箭刺入了崖余的身体,他的手没有惯性的挥动匕首,而是颤抖了起来,匕首随即落在了地上。

崖余的眼中全是恐惧,因为这一箭真正的伤害不在肉身,即便刺客的肉身再脆弱,他毕竟是至尊,还能够经得起这么一箭,可这一箭真正的伤害是在神魂。

暗黑色的羽箭刺入崖余身体的瞬间,他的神魂颤栗,被可怕的力量撕扯,似是要破碎一般。

“惊神箭!”在场的至尊皆是骇然,他们看出了这支羽箭的来历,天鬼族大名鼎鼎的惊神箭。

他们确实第一次见到惊神箭是这么用的,而且效果居然这么好。

“他一开始,就在等待这个机会,等待崖余上去刺杀,他故意把自己陷入险地,为的就是斩杀崖余!”通明族至尊理清楚了来龙去脉,却打起了寒颤。

这名人族至尊太可怕了,居然算计到了这种程度,连他都只是在感觉到危险的刹那,通过右眼,才看到了一丝端倪。

只可惜他的双眼并没有达到完全洞穿过去未来的境界,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场景,自然也无法阻止这一切。

“你居然羞辱我!”无妄天怒了,“你有什么资格羞辱我,在潋滟战枪下,你拿什么羞辱我!”

三对金色羽翼展开,潋滟战枪闪烁着金色的光泽,无妄天沐浴在金光下,犹如战神降世。

他的脸上,充满了愤怒,因为他被羞辱了,眼前这名人族居然利用他,刺杀了一名影族至尊。

但他更加疑惑,为何秦墨的肉身手臂没有被震碎,以潋滟战枪的粉碎之力,除非肉身不灭,否则根本不可能承受住这股粉碎之力。

崖余虽然没死,但他距离死不远了,神魂被惊神箭刺中,几乎必死无疑。

“轰隆”一声巨响,无妄天愤怒的挥动潋滟战枪,想要洞穿秦墨的身体,这一枪虽然恐怖,却没能刺入分毫。

到是那股磅礴的力量,把秦墨连带身后的崖余,震飞了出去,两人重重的砸在了千丈之外的土堆上,发出一声巨响。

秦墨面色苍白,喉咙流着血,这是崖余的千刃剑造成的伤害,哪怕只是细微的伤口,也会流血不止,但他并没有死,而是强行镇压着喉咙的伤口。

这一枪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蓑衣是他的最后手段,但被压在他身后的崖余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被惊神箭刺中,本就难以抵御,这一枪的余威波及,让惊神箭直接穿透了崖余的身体,他的神魂被撕裂出无数裂纹,面目狰狞,可怕的像是一只恶鬼。

秦墨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转身拔出了崖余身上的惊神箭,冷道:“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下来,但我确定,你会死在我前面。”

崖余怒目圆睁,却无济于事,当秦墨一箭扎下时,他脸上全是绝望与怨毒。

这一箭落在了崖余的喉咙,血如泉涌,一代影族至尊,便陨落于此,讽刺的是,他居然死在了被刺杀者的刺杀中。

四位异族至尊怒了,他们感觉被这人族耍了,无妄天更是面目狰狞,因为他是间接杀死影族至尊的凶手。

若是他一开始就确定秦墨没有受伤,崖余定不会出手,更不会毫无防备,但这一切都晚了,秦墨当着他们的面,反刺杀了一位最擅长与刺杀的影族至尊,这是奇耻大辱。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牛魔族至尊,他纵身一跃,在空中化作数千丈大力牛魔,腥红的双目,充满压迫感的肉身,煞气萦绕。

千丈牛魔自空中踏向秦墨,那蹄子遮天蔽日,这是大力牛魔拳中的战争残蹋。

“轰隆”

一声巨响,牛魔至尊的蹄子踏落,在地上踏出了一个数百丈的蹄印,恐怖的力量更是震的周围的土地开裂,像是地震了一般。

秦墨出现在千丈之外,冷冷的注视着这头大力牛魔,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道:“好纯正的大力牛魔之血!”

“蝼蚁,受死!”牛魔族至尊再次踏了下来。

秦墨纵身一跃,却来到了大力牛魔的面前,牛魔至尊立时一拳挥出,砸了过去。

“不就是变身吗?我也会!”秦墨冷笑一声。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空中的秦墨突然身形暴涨,他同样挥出了一拳,只是这拳头越来越大,足有七八十丈,与那牛魔族至尊的拳头几乎没有区别,这才稳定下来。

正要出手的其余三位至尊呆滞当场,战场上又多了一头大力牛魔,气息甚至比牛魔族至尊还要纯正。

“轰隆”拳头对准在一起,虚空如湖水般荡起波纹,两尊大力牛魔同时被距离震飞了出去。

秦墨退后了百丈,稳住了身形,牛魔族至尊却退后了数千丈才稳住身形,看着眼前这头充满压迫感的同族,牛魔族至尊不敢相信:“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你身上怎会流淌着大力牛魔的古血!”

“好纯正的气息,比呼贝尔的血气都要纯正!”通明族至尊的两只眼睛相交,他确定他看到的是一头大力牛魔,流淌着古血的大力牛魔。

无妄天突然想到了之前古道安对秦墨的描述,眼前这位人族至尊,不但能够化身大力牛魔,且还会大力牛魔族最强大的大力牛魔拳。

之前他以为古道安只是夸张,但现在亲眼所见,他信了,却依旧震惊。

无妄天正要提醒牛魔至尊,却见到牛魔至尊已经挥动拳头,愤怒的朝秦墨砸了过去,这是大力牛魔拳,世间最可怕的拳法之一,以纯正的力量著称。

“不就是大力牛魔拳吗?我也会!”秦墨冷笑,同样挥出了一拳。

宣城治疗宫颈炎方法
宣城治疗宫颈炎费用
宣城治疗宫颈炎医院
宣城治疗卵巢炎方法
宣城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