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哑哥

发布时间:2019-09-13 04:12:36
摘要:没想到,哑哥如此看重自己的名誉,几十年过去了,居然还没忘记那次的冤屈,这叫建奎心酸不已。他忍不住扑到哑哥怀里,嚎啕大哭:“我苦命的哥呀!我知道你没做贼偷红薯母子,那都是解二球作的孽呀!”
哑哥临死前的那句话,真个石破天惊,而且让人潸然泪下。
当时,在病床前给哑哥送终的,有哑哥的父亲张大伯,有哑哥的弟弟建奎、弟媳凤妹子和两个刚成年的侄儿。望着哑哥腊黄的脸庞,建奎早已哭成了泪人儿。哑哥为了这个家,劳累了一辈子,干在人前,吃在人后,连过年都不肯歇息,砍柴、积肥、挖地等脏活、累活,都是哑哥一个人包下了,别人想干也干不上。而像春耕、夏播、秋收、冬藏这样的大型农活,哑哥更是行家里手,做得有条不紊。如今,哑哥病成这样,怎不叫人焦虑、难过?
哑哥自大前天病倒床榻,一直昏迷不醒、水米未进,除了微弱的呼吸,几乎不哼也不动。深知大坝风俗的建奎,以为哑哥这是要“收脚板印”,可又想到,哑哥一生就没有出过远门,收的哪门子“脚板印”?
可能是回光返照吧,哑哥从冥冥中悠悠醒来,浑浊的目光扫过八十三岁的老爹,又从弟媳、侄儿的脸上扫过,最后定格在弟弟建奎的脸上,定格了足有几分钟。过了一会儿,哑哥的嘴唇动了动,身子往起挣了挣……建奎明白哑哥的意思,忙拉过一床被子,放在床头,扶起哑哥瘦弱的身躯,倚靠在被子上。哑哥伸出那双骨瘦如柴的手,艰难地抓住建奎的手,泪水夺眶而出:“兄弟,那红薯真不是我偷的,我没做过贼啊!”
建奎初听哑哥开口说话,感到有些吃惊,后又想起,哑哥本会说话,只因从不在人前说话,时间一长,别人就叫他哑哥。
哑哥说他没有做贼偷红薯的话,是上个世纪1976年大集体时的一件往事……那时节,以阶级斗争为纲,抓革命促生产,深挖暗藏的阶级敌人,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搞得人人自危。
一天,参加农田挂锄战的哑哥,在打火吸烟的空隙,掏出半截生红薯啃了两口,刚好被饿红了眼的本队社员解二球发现,硬说哑哥偷吃了生产队的红薯母子(育红薯秧的母本红薯),强烈要求开哑哥的批斗会。当生产队长的建奎没有办法,只好命令解二球,带着两个民兵,把哑哥绑了起来。解二球因为仇恨建奎这个队长,便亲自动手,狠着劲儿,把哑哥捆成一团粽子似的。那一回,整整开了半天批斗会,斗得哑哥抬不起头来。就连建奎也信真了,以为哑哥当真偷吃了队上的红薯母子,因此,就没给过哑哥一个好脸色。哑哥本来不善言语,见兄弟也对他冷脸作色,就更加低头不语了。
后来,张大伯跟建奎作过解释,说那是从自家育秧池子捡出来的烂红薯,绝对不是队上的红薯母子。
建奎也相信哑哥不是那种人,但却实在没办法为哑哥辩解。那半截红薯母子在那放着,又是从哑哥手里夺下来的,根本没法为之辩解。建奎想,反正斗一顿也要不了人命,扣点工分,也就过去了,所以也没放在心上。
解二球后来放出话来说,他也知道那半截烂红薯不是红薯母子,只是想以此为突破口,逼迫哑哥说话,没想到,建奎队长和社员们竟然也当了真。建奎听到解二球放出来的话,气得一愣一愣的,却又拿嘻皮笑脸的解二球没办法。
没想到,哑哥如此看重自己的名誉,几十年过去了,居然还没忘记那次的冤屈,这叫建奎心酸不已。他忍不住扑到哑哥怀里,嚎啕大哭:“我苦命的哥呀!我知道你没做贼偷红薯母子,那都是解二球作的孽呀!”
哑哥用手替兄弟揩干了眼泪,含笑离开了人世……

共 124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立意深刻,描写生动,故事震撼人心,启人诸多思考。最难愈合的伤是心灵之伤,而不是身体之伤。特殊的年代,荒唐的事情很多,扭曲了许多人的灵魂。祈愿悲剧不再重演,珍惜人类的和谐与文明。推荐阅读。【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5-09-08 22:56:5 感谢赐稿,问好。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5-09-09 05:21: 9 感谢至简老师编发此文。哑哥曾感动了我许多年,他一直活在我的心底,并且憨憨地朝我笑着。我觉得,我有责任把他写岀来。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老人痴呆症吃什么补
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腹泻拉肚子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