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天禅佛道第三十五章深夜出逃

发布时间:2020-01-22 19:04:24

天禅佛道 第三十五章 深夜出逃

房里三个少女正聊得开心,只见李遥肩着狐儿与那李玉兰两人説着话儿推门走了进来。李玉茹见李遥哥哥和玉兰姐姐一起回到了房里,立起身来喜声説道:“李遥哥哥,妹妹正和两位姐姐讲着你在那深谷里的故事呢!”

李遥向房里三个少女diǎn了diǎn头,微笑着説道:“玉茹妹妹好高的雅兴,那深谷却被你讲了无数次啦!”李玉茹説道:“李遥哥哥的故事可是讲不完,妹妹想天天都讲着呢!”説着,自己的脸儿也有些红了。

李遥不再接口説话,眼见天色已将深夜,便对玉茹妹妹説道:“玉茹妹妹刚才説只我出手,紫薇姐姐便能顺利出去了,不知玉茹妹妹有什么好的法子?”李玉茹説道:“一会儿我们就出去,去那城边,寻到无人巡视之处,李遥哥哥用轻功带着紫薇姐姐不就出去了!”

李遥抬眼瞧向那万紫薇姑娘,见她一脸的娇羞,在那灯下更是显得娇媚可爱,身子和玉茹妹妹高不了多少,一般的玲珑小巧,便接口説道:“带着紫薇姐姐出去到是能够办到,可是此时已经夜深,我们出去了又去哪里寻找住宿!”李玉茹嘻嘻笑着説道:“李遥哥哥将玉茹妹妹也一并带出去好啦,此时那城门已经关闭,我们十多人现在已是不能外出了,李遥哥哥带着我一起出去,妹妹【↘,..自有办法啦!”

那李玉兰见李玉茹也要一起跟着出去,便走上前来説道:“我和玉茹妹妹也一起出去!”李遥见玉兰姐姐也要跟着出去,想想人多了,或许有些办法,便diǎn头説道:“那好,我去与之鹏哥哥説声,让他明日出城后一直往李家庄方向寻来与我们会合好了。”玉茹diǎn了diǎn着説道:“如此甚好,以免之鹏哥哥他们担心呢!”

李玉兰跟着李遥一起出得房间,急忙上楼取了自己和玉茹妹妹的包裹,便又匆匆下得房来。

四个少女前前后后出得那个酒家。万紫嫣小姐对这城的路径很是熟悉,便在前面带路。李遥跟在紫嫣小姐的身后,向那城墙边上走去。一盏茶的功夫,五个少年便来到那城墙的边上,众人见那墙上正有几个巡逻的军官走过。李遥待那军官过去,便回头説道:“谁先出去?”李玉茹高兴地説道:“我先出去,待我出去先看看外面的情形吧!”万紫嫣小姐説道:“这里除李公子外,便也只有我的功夫好些,外面的情形不是太熟悉,若是再有巡逻军官,只怕玉茹妹妹难已应付,要不我先出去看看再传递消息回来吧!”

李玉茹惊讶着説道:“紫嫣姐姐也要跟着一起出去?”万紫嫣脸上瞬间有些晕红,虽是夜里,在那微弱的星光之下,仍是瞧见她显得有些扭捏。万小姐説道:“我明日便回城里啦,今晚再陪紫薇姐姐一晚吧!”李玉茹听得那万紫嫣小姐的话,回头瞧了瞧紫薇姐姐,见她面上有些离别的凄然,也只好默不住声了。

李遥想了想那万紫嫣小姐的话语,觉得她説的有些道理,万小姐的功夫在几个少女之中是最高,若真是玉茹妹妹先出去,万一外面遇上巡逻军官,或许有些棘手。便diǎn头説道:“待我先出去看看吧,几位姑娘稍等片刻。”説着,众人只见眼前身影一晃,李遥那有些瘦削的身形,已然上了那城墙之上,眨眼间,城墙上那个小黑影便又失去了踪迹。

过得片刻,众少女只见眼前瞬间便多出了一个身影,那身影便是李遥从那城墙外返身回来。一众少女均已见过李遥那神奇的轻功,此时再次见到,仍是十分惊诧。

李遥对身边四个少女説道:“城外是一片平地,没有多少危险,紫嫣小姐不用担心了。”説着,便伸手将玉茹妹妹抱了起来,众人但见眼前身影晃动,李遥和那李玉茹两人的身影均是瞬间消失。李遥将玉茹妹妹放下地来,又将狐儿交给玉茹妹妹抱着,再返身回到城墙之下,正想上前将紫薇姐姐抱着带出城墙外面,只听万紫薇姑娘小声着説道:“李公子,求你将紫嫣妹妹先送出去好吗?”李遥愣了愣説道:“外面很平安啦,紫薇姐姐和紫嫣姐姐放心好了!”万紫薇姑娘又説道:“姐姐想今晚和紫嫣妹妹再説些话儿,如若这般就走了,紫薇姐姐心里好不难过。”

李遥听得紫薇姑娘的话语,正在犹豫不决着,李玉兰已然看出那紫嫣小姐的心思,便上前对李遥説道:“李遥弟弟就先将万小姐送出去吧,她们姐妹俩情深,只怕今生再难得相见,让她们再聚聚也好。”万紫嫣小姐十分感激地瞧向李玉兰。李玉兰却回过头去,不再理她。

李遥听得玉兰姐姐的话,便不再犹豫,走上前去对万紫嫣小姐説道:“万小姐,在下得罪你啦!”説着,便伸过手去,挽住万小姐的细腰。万小姐见李遥伸手挽住她那小腰间,身子瞬时颤栗起来,只听耳边传来呼呼风声,待她睁开来,怔怔地瞧着李遥那凌角分明却又有些黝黑的脸庞,心里十分甜蜜,万小姐还没瞧得十分清晰,只觉得身子又落在实处,耳边传来李遥的声音道:“万小姐就和玉茹妹妹在此等候吧,在下再去将她们接出来。”万紫嫣正待回话,只见眼前的身影瞬间又不见了。

又过得几息,万小姐只见眼前身影微晃,便见李遥一手挽着一个女孩,闪身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万紫嫣惊声説道:“李公子怎么一下带出了两个姐姐啦!”李遥笑着説道:“开始没想到一下能带两个姐姐出来呢!”万紫嫣见那李遥抱着两人飞身出来,竟也没见他有何勉强,口里也没有一丝喘息,对李遥那神奇的功夫,心里更是惊叹不已。

李玉茹却见那万紫薇姑娘和李玉兰姐姐两人站在当地都似有些晕厥,便上前扶住两个姐姐,有些惊奇地説道:“两个姐姐就这么一瞬息间便出来了,都是练武之人,怎么反而有些晕厥了!”

两个姑娘都不回答李玉茹妹妹的问话,只是站在当地默然无声。李玉茹想了想,又説道:“妹妹知道啦,李遥哥哥第一次抱着我奔出那比武场上之时,妹妹也是这般晕厥状态呢!”説着,竟是捂着她那小巧的嘴唇嘻笑了起来。

一众少年辨清方向,向那李家庄的方向走了过去。此时已是深夜时分,但见天空挂着一弯下弦月儿,那月儿好似没有力气的神情,象是有些衰竭着般迈不开步子,只在那天空上原地停着。那落下的有些惨淡的月色洒满了那山里树林和一些初生的嫩草之上,微风吹拂过那树木,那月色也好似起了一阵阵的波浪。那些嫩草上此时似乎有了一些露珠,那露珠在那清淡的月色下,闪发着细微的亮晶晶的光芒。

李遥和四个少女漫无目标地向前面走着,眼见夜色越来越深,四个少女均是有些困意,李遥见那玉兰姐姐和紫薇姐姐两人都有些喘息,便轻声説道:“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歇息下吧,再往前走玉兰姐姐和紫薇姐姐怕是坚持不住了!”

李玉茹回过头平,娇声説道:“妹妹来时记得再往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亭子的,两位姐姐再坚持一会儿便就到了。”説着,就向前面跑了过去。

一众少年又走了约一盏茶的功夫,便见前面果然有一个小亭子,朦朦胧胧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众人走进那座亭子中,但见这亭子修建在一处高处,四处并没有遮挡之物。此时已是深夜,凉风呼呼,吹得几个少女不住发颤。李遥取出一件随身携带的一件锦缎上衣,瞧了瞧四个少女,不知送给谁披上才好,正在愣怔时,那李玉茹上前扯过李遥哥哥手中那锦缎上衣,跑上前去披在那紫薇姑娘的身上,紫薇姑娘脸儿紫红,正要取下来给玉茹妹妹披上,那万紫嫣小姐上前将紫薇姐姐的手按住説道:“李公子这锦缎上衣披着或许能挡些凉风,姐姐就披上好啦!”李遥也説道:“紫薇姐姐披上吧,这里风寒,紫薇姐姐昨日已经担心受怕了一个下午,再受风寒侵袭,就要生病啦!”説着,就抬起手掌,吸气击向那亭中地上。那呼呼的掌风,竟将那堆积在亭子里的尘土瞬间便吹扫得干干净净。

李遥让一众少女盘膝坐在亭子里,将自己那庞大的内息激发出来,围绕着四个少女的身体游动,自己又开始修练起太阳心经第十层内功心法。过得一会儿,四个少女均是感到,尽管亭子外面阵阵寒风吹来,心里却是逐渐开始有了些暖意,原来身体中那阵阵袭来的寒意竟是一diǎn都感觉不到了。

万紫薇坐在一众少女之中,身上披着李公子那件锦缎衣衫,衣衫上传来的李公子那特有的气息,让她感到阵阵眩晕。她时不时抬起眼瞧向那双手横放在胸前打坐修习的李遥,见他双眼低垂,呼吸均匀,激发出的股股庞大的热流围着一众少女旋转。紫薇瞧着周边三个女孩,都是有些痴呆着瞧着那李公子。便又想起刚才在那城里被李公子抱着飞身出城墙的情景,李公子的手臂挽着自己的腰间,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浑身颤栗着,一只小手竟是不自觉地紧紧圈住了他的腰来,她只觉得眼前几个晃动,自己和那玉兰妹妹便已然出得城墙,心下又是一阵一阵的甜蜜。自己和李公子的年纪虽是相差不了多少,李公子的武功和身手却是那般神秘,神秘得让她如此颠倒。紫薇又想起自己如今却是落难之人,正在四处躲避那军官的追查,虽然李玉茹妹妹让自己去她家里小住,往后不知又是怎样的情景,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便不再愁想。或许是昨日下午奔跑躲藏,真的有些疲惫,突觉得一阵睡意袭来,竟是渐渐沉睡了过去。

突然,万紫薇见那官道上追来了数百个军官,那些军官口里呼喝着向她这亭子中飞奔而来,一些军官手中的钢刀在那阳光下闪烁着熠熠光芒,那光芒竟是让她连眼睛都不能睁开。紧接着,万紫薇又见这亭子下面均是那着军服的军官,正挥舞着军刀呼喝着向这亭子中爬了过来。亭子里就她一人坐着,李公子和紫嫣小姐还有那玉兰妹妹都不知去了何处。紫薇想到,那李玉茹妹妹説要带自己去她家里躲避的,此时也不在亭子之中。紫薇一时大急,想呼叫紫嫣小姐,却感到嗓子里似乎十分干涩,声音竟是不能呼出声来。

正在焦急之时,紫薇又看见了那府台邱大人,正一脸坏笑着从那官道上瞬间飘然进来,那是怎样的一种神奇的功夫,好似李公子那神奇的轻功被那邱大人学去了一般!只听得那邱大人口里高声喝骂道:“找死的小丫头,可让本府找着了,快跟本府回去,否则让你生不如死!”

万紫薇惊骇的努力向后退去。接着,她回身却突然间发现这亭子的下面竟又是万丈悬崖,崖下云雾茫茫,深不见底。心里又好似觉得这悬崖下,便就是李玉茹妹妹讲述的那李遥公子住了十年的深谷。这时,她好似突然间又看见李公子正在那深谷里修练剑法。紧接着,云雾里又露出了李公子的身影,那身影竟是逐渐地清晰起来,只见那身影正在向着这亭子里飘然而来,李公子微笑着説道:“紫薇姐姐怎么啦!”

正在万分紧张的万紫薇回过头来,又见那邱大人的一只手已然伸向了她的身前,将她的一只衣袖扯住要往那官道上拉去。紫薇心里大是惶急,口里大声叫道:“李公子救我!李公子快救救薇儿!”

正在万紫薇惶恐不安之时,突然感到有人在摇晃着她的身子。她睁开眼来,却见身边四个少年正怔怔地瞧着她。万紫嫣妹妹正将她的手臂拉着,一脸紧张地瞧着她説道:“紫薇姐姐你是在做梦吗!”紫薇姑娘一脸煞白,微微diǎn了diǎn头説道:“可吓死姐姐啦!”又有些羞涩地瞧着亭子里的众人,想起刚才的梦魇,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万紫薇见此时已是清晨,东方那一轮红日正冉冉着升起,亭子下面正涌来一片片晨雾,那斜射下来的阳光照在这座亭子里。这亭子一忽儿被那晨雾笼罩着,一忽儿又在那阳光之下,一众少年有如身处仙境一般。紫薇姑娘取下身上那件锦缎衣衫,双手送到李遥面前,柔声説道:“多谢李公子的衣衫,现在没有凉风了,姐姐还给你吧!”

李遥笑着接过衣衫,便对四个少女説道:“我们再往前行一些路程吧,这里没有客栈,却是找不到吃的东西呢。”

李玉兰説道:“这里再往前半里路程好像有个小镇,我们就在那小镇上去找些吃的吧,再等等之鹏哥哥他们一起回去。”一众少年diǎn头称是,便向前急行而去。

又过得一盏茶的功夫,一众少年眼见前面便是李玉兰所説的那座小镇。五人进得镇里,寻得一家小客栈,叫了些馒头和包子,随意要了diǎn小菜,便围坐在一张小桌上,边吃边等李之鹏一行少年的到来。

又过了约两个时晨,一众少年才见李之鹏率领着十二个少年从那晋州城的方向,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李玉茹站起身大声呼叫道:“之鹏哥哥,我们在这里呢!”

李之鹏一行少年高声欢笑着便向李玉茹这边疾步走了过来。待他们看见站在李遥身边的万紫嫣小姐,均是微微怔了怔,便就怒目向她瞧着。万紫嫣小姐十分诧异,前日晚间,这些少年却是那般痴呆着瞧向自己,今天是怎么啦,好似与他们有着深仇大恨般!

李之鹏已然见过那着一身紫衣的万紫薇姑娘,却是不知她姓名,那万紫嫣小姐却是识得。便上前怒声説道:“不知万小姐为何也来到了此处?”万紫嫣小姐眼见一众少年神色不善,纷纷握住手中武器向她身边围了过来,却不知自己在哪得罪了一众少年,便转身瞧向李遥,眼见李遥的脸上有些木然,又瞧向那李玉茹妹妹。李玉茹见万紫嫣小姐瞧着自己,一时不好开口,也扭过头去。李玉兰姑娘却是快人快语,对那万紫嫣小姐也无什么好感,走到万紫嫣小姐面前大声説道:“万小姐,实话告诉你吧,你们万家庄可欠我们李家庄几千条人命呢!”

万紫嫣小姐惊骇着説道:“什么?我们万家庄欠你们李家庄几千条人命!”李玉兰有些愤怒着説道:“此事难道万姑娘不知道!”万紫嫣脸上也有些微怒着説道:“李姑娘説什么笑话,我们万家庄如何欠了你们李家庄几千条人命了!”那站在一旁的万紫薇姑娘听见李玉兰姑娘所説之话,也是吓了一大跳,怎么万家庄就欠了李家庄几千条人命啦,这事却是她第一次听见。

这时,只见那李开音从一众少年中揉身上前,手里提了一把宝剑,指向那万紫嫣小姐説道:“万小姐请亮出你的兵器吧,今日在下虽不是万小姐的对手,也要报那当年灭族之恨!”万紫嫣小姐一张小脸气得通红,大声説道:“什么灭族之恨,我万紫嫣什么时候来过你们李家庄挑战过啦,你们李家庄在何方向本小姐都不知道,你不要在此血口喷人!”

李开音正待上前用剑刺向那万紫嫣姑娘,只见李遥揉身上前説道:“开音哥哥不可动手,万小姐可不清楚当年之事,这家仇之恨现在也不是在此间能了结得了,还是回庄向爷爷他们禀报后再作决定!”那李开音少年听得李遥弟弟的话,便将手中宝剑抽回,恨恨着説道:“万小姐请记住,当年李姓家族显些灭族之恨一定要找你们万家庄报仇!”

秦皇岛市第二医院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地点
合肥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威海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泉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