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酒家說文相逢何必曾相識

发布时间:2019-10-12 14:10:24

  曾有人说,《琵琶行》和《长恨歌》是白居易诗歌中的双璧,即使他没有其它作品,单凭这两首长诗,也足以不朽《长恨歌》着重描述杨李两人的爱情悲剧,并在一定程度地展现了安史之乱的情景,属于历史题材,而《琵琶行》则与之不同,它通过诗人的亲身见闻,描写了琵琶女的悲惨命运,并和自己的遭遇联系了起来,属于现实题材

  在唐朝诗人中,白居易有着自己独树一帜的诗歌主张,这种主张,是与正统的儒家理论一脉相承的他强调诗歌和社会的关系,也强调诗歌与政治的关系,认为诗歌要起到“补察时政,泄导人情”的作用,要反映时事,要为现实而作在他的倡导下,一个轰轰烈烈的新乐府运动便开始了

  其实,这个所谓的新乐府运动,并不是白居易首先发起的,早在唐朝初年的时候,杜甫就已经开始创作新乐府诗歌了,而且,杜甫也和白居易一样关心时政,关心民生,他创作了“三吏三别”等一系列的诗歌,被人称为“诗史”,为白居易的新乐府运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到了中唐时代,元结、顾况、韦应物等人,在杜甫的影响下,也创作了大量的新乐府诗歌,成为新乐府运动的先驱

  不过,中唐新乐府运动真正开始兴起,却是从张籍、王建、李绅等人的创作开始的张籍、王建都有大量的新乐府诗歌闻名于世,李绅更是创作了《新题乐府》二十篇,为新乐府运动开了一个好头

  到了元和四年的时候,元稹加入其中,创作了大量此类诗歌,而后,白居易在元稹的基础上扩充为五十首,统一名为“新乐府”,又叫“新题乐府”不仅如此,白居易还在序言中详细提出了自己的创作主张,自此,新乐府运动便正式展开了白居易对诗歌的这种革新,使得其诗歌创作从浪漫主义转向现实主义,他广泛揭露社会弊病,强调美刺,反映民众疾苦,倡导“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

  在这种创作理念的支持下,白居易的诗歌显得质朴,叙事性强,在内容和形式的关系上,更加强调诗歌的内容,“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这就是白居易的创作理念

  《琵琶行》就是这类作品中的杰出代表,“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这首《琵琶行》充分地反映了这一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的诗人们养成了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写出来的诗歌,显得空洞无物,有的时候,通篇都只是堆积一些辞藻或是典故,但是,白居易就不这样,他认为,凡是做诗,一定要言之有物,不仅要有叙事,还要有抒情,两者要融合在一起,才是好诗

  《琵琶行》就是这样一首好诗这首长诗,全诗有六百来字,但是,却一点都不乱,而是井井有条,层次分明,结构严谨它就像是一篇布局合理的散文一样,可以很容易就划分出大段来整篇《琵琶行》一共可以分成四个部分从一开头的“浔阳江头夜送客”到“犹抱琵琶半遮面”,是第一部分,这就好比是一个故事的起因一样,诗人叙述了自己是如何在浔阳江头送别朋友,又是如何和琵琶女相遇的第二段从“转轴拨弦三两声”到“唯见江心秋月白”,这是一整段对于音乐的叙述,主要描述的是琵琶女的高超技艺和自己听琵琶曲时候的感觉第三段主要讲的是命运多舛的琵琶女从少年欢乐到老年伤悲的经历,这一部分从“沉吟放拨插弦中”到“梦啼妆泪红阑干”最后一部分,就从“我闻琵琶已叹息”一直到最后的“江州司马青衫湿”,在这一段中,诗人将琵琶女的身世和自己联系起来,表达了诗人的失意和抑郁之情,抒发了他与琵琶女“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悲怆之感

  由此可见,整首诗歌虽然长,但是却一点都不乱,它有一种循序渐进的结构,一层层地将悲哀推到了极致难怪这《琵琶行》一出,便迅速风靡大街小巷,唐宣宗曾经说:“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反映了白居易的作品在当时的确是脍炙人口的不仅如此,这首诗歌还流传千古,一直到今天都让人感动呢,所以清朝的张维屏才会有这样的叹息,说是“一曲琵琶说到今”啊

  说起《琵琶行》,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恐怕就是里面的那段对于琵琶女弹奏的乐曲的描写了琵琶女的技巧,自然是出神入化的,但是,古代的音乐,我们今天的人又听不到,如何能够知道那曲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中国自古就有很多描写音乐的诗文,但是,要将乐曲声转化成文字,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一般的诗人往往都描写得比较“虚”,他们通过描写自己听见音乐之后想象,来展现音乐的魅力比如常建有一首叫《张山人弹琴》的诗歌,就是这种类型:“朝从山口还,出岭闻清音了然云霞气,照见天地心玄鹤下澄空,翩翩舞松林改弦扣商声,又听飞龙吟”这里所描写的,主要就是诗人在听见琴音之后的内心感受,在琴声中,诗人仿佛看见了云霞缭绕,仙鹤飞舞,甚至好像还听见了飞龙长吟这一切,当然只不过是诗人的想象罢了,他通过这样的描写,表现琴声驱散了现实世界的喧嚣烦躁,让人进入仙境之中不过,这样的描写虽然美妙,却依然很难让人想到,这曲子究竟是如何的旋律,但是,《琵琶行》就不一样了,白居易几乎是用纯白描的手法,将琵琶曲完整地用文字展现在了世人面前

  其实,不只是整首《琵琶行》有层次感,就算是这一段描写音乐的段落也是有层次感的第一层可以算是整个曲子的序曲部分,显得低回婉转,富有深情这个时候的曲调声,是“弦弦掩抑声声思”,给人的感觉是“似诉平生不得意”,是“说尽心中无限事”,而琵琶女的动作,也是比较舒缓的,“轻拢慢捻抹复挑”

  但是,到了第二部分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演奏到了高潮部分,声音也渐渐由缓到急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缓有急,缓急交杂的,所以,听上去的感觉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但是,到后来的时候,竟然有了一丝凝滞之感,这时候,给人的感觉是“幽咽泉流冰下难”但是,就好像中国书画中讲究“留白”一样,这种琵琶声的暂时停歇,并不表示乐曲就到这里停下了,这种停滞,产生了一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感觉听者知道,在这后面,必然还有另一番石破天惊的曲调

  果然,在短暂的停滞后,琵琶的声音又陡然响起,这时候,白居易没有用更多的句子来描写,他只是用了“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这样两句,来反映出那琵琶曲突然之间加快了,给人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

  而这样的快节奏也并没有保持多长时间,“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在高潮之后,紧接着这曲子就戛然而止,它的结束是如此突然,让人还来不及回味,就已经结束了当曲子结束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所以,“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白居易是一个擅长白描,善于描写琵琶声的诗人,他巧妙地运用了“嘈嘈”、“切切”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琵琶的声音琵琶的声音是怎样的呢在中国传统乐器中,琵琶的声音,算得上是极其具有特点的了,扬琴清脆,笛子悠扬,二胡哀怨,而琵琶呢,琵琶急疾,铿锵作响,所以,白居易便用“嘈嘈”、“切切”这样的词语,来模拟琵琶的这种声音最美妙的,还是“大珠小珠落玉盘”这样的比喻,试想一下,珠玉相撞时候的那种脆响,和琵琶还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这是《琵琶行》中的第一段对于琵琶的描写,但是,实际上,琵琶女不只给白居易弹奏了一次,当琵琶女和白居易交谈之后,相互之间都对对方的身世有所了解在这时候,白居易决定要为琵琶女作一首诗歌,于是,他邀请琵琶女再为自己弹一曲,自己要根据她弹奏的曲调,写一首诗,也就是“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这一次的弹奏,就跟第一次完全不一样了,在第一次的弹奏中,琵琶女是按照已经有了的曲调来弹的,“初为霓裳后六幺”,也就是说,她是在弹奏别人写的曲子但是,第二次弹奏中,就不同了,这一次,她由于和白居易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彼此那不幸的身世,让她颇有感触,所以,很可能,她没有弹奏那些已有的曲子,而是根据自己的感触,自度一曲

  所以,这是一首白居易没有听过的曲子,因此,在诗中,他也没有介绍,这第二回弹奏的究竟是什么曲子而且,在第二次对琵琶声的描写中,他没有用过多的词汇来形容,只是简简单单地用了“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这样的句子那么为什么白居易不再详细地描述一下这第二次听到的曲子呢,是因为他词穷了吗,还是因为他认为这样写的话有重复,会使得诗歌不美了呢

  都不是,在第一次的弹奏中,虽然琵琶女和白居易等听者,也都将自己的感情投入了进去,但是,毕竟那时候大家还是刚刚认识,还只是以单纯欣赏音乐为主,故此,白居易以描写音乐为主在第二次的弹奏中,由于双方有了相互了解,大家都投入了更多的感情进去如果这里要描写琵琶曲的话,或许应该多加入一些诗人听曲时候的感受才好,就像常建在《张山人弹琴》中所做的那样,但是,在前面,诗人已经将两人的身世、心情都交待清楚了,此时再写,如同蛇足,所以,白居易就干脆不写了,只是用简单的两句话,交待了这曲调和之前的不一样,其余的,就留给读者去思索了也就是说,在这一段中,白居易再次使用了“留白”的手法

  最后,他将这一次倾听的结果告诉了读者:“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能引得人如此泪如雨下,这次演奏无疑是成功的,相信读完全诗之后,读者自然会明白,这第二次的曲子,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对于琵琶这种乐器,其实,不同的人弹奏的时候,会有不同的感受,繁弦轮指间,关西大汉,可以抱着铜琵琶,大唱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显示自己阳刚和豪迈但是,淡然自若中,虾蟆陵的琵琶女也能够“低抱琵琶含怨思”,诉说自己凄苦的身世不管怎样,有知音便好,关西大汉有苏东坡,而琵琶女呢,有白居易理解她心中的苦闷

  除了这段琵琶曲以外,诗中的两段自述也是充满了深情的《琵琶行》这首诗歌,是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以后写的,他此时心中相当郁闷,所以,当他得知了琵琶女的不幸遭遇之后,便不由自主地和自己联想了起来,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心中块垒

  琵琶女和白居易的自述,都是叙述和抒情相结合的,而且,结合得天衣无缝在琵琶女的叙述中,用了一大段的句子来描述年少的轻狂,反衬出年老色衰之后的凄凉,接着,便引出了琵琶女的感叹:“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紧接着,便插入了白居易的感叹,与琵琶女相呼应:“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之后,才是诗人自己对于自己身世的叙述尘世太污浊,太黑暗,所以,像诗人这样有抱负的志士,才会报国无门,于是,他只能流落尘世,在诗歌中倾诉自己的情怀

  不过,白居易是幸运的,在这个夜晚,悠悠的浔阳江水微微荡漾,瑟瑟的秋风拂过肌肤,飘飞的荻花中,他遇见了一个琵琶女,他们同病相怜,于是,便相互引为知己相比起千年前的那个人,他真的应该说是幸运多了,那个名叫屈原的人,怀着一颗如兰蕙般纯洁的心灵,可是,君王却并不重视他,于是,在汨罗江畔,他也苦苦寻觅,寻找着能够读懂自己的人,可惜,却没有成功,最后,他只能愤而跳下那翻腾的江水,来表达自己的志向

  所以说,白居易是幸运的,至少,在湿漉漉的浔阳江畔,他逢着了一个知音,于是,他在她那嘈嘈切切的琵琶声的伴奏下,将属于他们的故事,写成了平平仄仄的诗歌同时,他还洒下了两行滚烫的泪水,这泪水,沾湿了这位江州司马自己的青衫,直到今天,还没有变干

  《琵琶行》这首诗,由于是口头叙述,所以,在用词上,白居易采用了大量口语中的词汇,使得整首诗歌显得明白易懂比如“弟走从军阿姨死”,“老大嫁作商人妇”等,都用了口语入诗

  不过,虽然这首诗的语言浅显平易,有意随笔到之妙,但是,也有一、二警句统摄全篇,起到言浅意深,平淡中见警奇的效果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莫过于“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了这两位,一个是江州司马,一个是商人之妻,从身份地位、性别、年龄、生活环境等各种角度来看,都应该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但是,他们却不仅相逢,而且相识了,这是为什么呢“同是天涯沦落人”,这便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不过,我觉得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知音,还有一个原因,或许,在他们彼此诉说辛酸遭遇之前,在白居易听第一次琵琶曲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知音了,是音乐,使得这两个人的心,联系在了一起

  如果白居易不是因为从琵琶女的曲子中听到了与众不同的意味,恐怕也不会想到要和她多做交谈,那样的话,两人便不会有那一番推心置腹的交流,也就不会在最后,生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受了

  当年,伯牙和子期,高山流水觅知音,子期听懂了伯牙的琴声多少年后,白居易也从琵琶女那摧人肝肠的琵琶声中,听出了她是在诉说“平生不得意”,这是在琵琶女刚开始弹奏的时候,他就听出来的,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和琵琶女有了一种惺惺惜惺惺的感觉音乐,是不需要翻译的,不论古今,不论中外,不论年龄,只要能感受到对方的心境,就一定能够产生共鸣,这就是音乐的力量

  白居易听了琵琶女的曲子后说:“相逢何必曾相识”,那么,我们呢,我们虽然没有听见琵琶女的曲子,但是,我们却通过白居易的文字感受到了那琵琶的曲调,对于我们这些千年后的人来说,是否也能与古人一样,产生共鸣呢

  我们无需相识,那琵琶声,已然,让我们彼此相知

  共 519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非常喜欢叙事诗,尤其爱白居易的《琵琶行》和《长恨歌》每一次读到和此二首叙事诗相关的文章,心情非常激动,总会情不自禁想到读大学语文时学这二首诗时的情景就是现在,只要时间允许就会拿出书来,认真细致地读一读,感受古人写作的美妙和神奇今天当看到作者文章题名《相逢何必曾相识》,马上就想到作者赏析的应该是白居易的琵琶行“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诗中诸如这样精简的名句,随着琵琶行的流传被世代传颂作者南南从琵琶行的写作背景、写作手法、写作目的等方面谈起,将琵琶行重新展现在读者面前,让我们又一次领略了诗人写作这首不朽名著时的情怀和伟大作者南南抓住琵琶行重心,从全诗影响最深的两方面谈起:一是诗人将音乐从起到始描述得风声水起出神入化,没有听到但能从文字中感知琵琶女技艺的高超和情感的自然流露,二是诗人将自己的遭遇与琵琶女不幸的身世联系起来,融入了无限的同情,此所谓情景交融真切自然非常喜欢琵琶行,也很喜欢南南带来的古诗赏析推荐[:蓝婷]【江山部精品推荐】

通心络治疗冠心病怎么样
有肥胖症用什么药治疗
维生素D不能和什么同服
老年人骨质疏松补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