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能斗 正文 第74章 战白冶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2:01

能斗 正文 第74章 战白冶

上午灿烂的阳光照射在了这白府石台之上,空旷的广场里空气清新,似乎隐隐还能听到鸟鸣之声,一副和谐的景象。

台上立着两人,皆是少年。

其中一位少年黑发黑瞳,脸型四方偏瘦,淡淡的长眉下方却有不乏灵性的双目

,与其他五官搭配出一种斯文的气息。此时少年身着蓝色丝绸练功服,微微提起双手,一脸如临大敌的严肃神色盯着前方之人。

另一位少年头发灰中藏银,一双微微招风的耳朵有点特别,只是他戴着一个滑稽的小丑面具令人无法看到表情。此人全身遮在斗篷之下,笔直的站着,两手从斗篷缝隙中伸出,单提着一把比自身还要宽大的巨剑,剑上的镀着的黑漆在太阳底下反射出幽幽黑光,似乎还能从剑面之上看见清晰的倒影。虽是看不到表情,可其一动不动的身形中却透出一股生人莫近的冷意。

两人僵持了片刻,似乎看出了蒙天不会主动攻击,白冶再也按耐不住,提拳快步向他冲去!

呼…台下的白振浩此时出了口气。虽然他特意请蒙天不要手下留情,但毕竟白冶是自己的儿子,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输得太过难看。原本他也担心自己之前的言论给于白冶的压力过大,会令白冶失了方寸,可现在看来白冶并没有输了气势,好歹也算是占据了先手的机会。不过他又暗暗对蒙天的表现点头,相比之下蒙天就比较沉得住气。

这薛小兄弟果然有过人之处,现在摆出的这般模样,显然就如前辈在指点晚辈一般镇定泰然,白振浩心想。

可白振浩哪里想到蒙天之前根本就没有什么把握,现在只不过是因为对白冶的异能有了一些模糊的猜测,在想着对策罢了。

“啊咿!”看到白冶向蒙天奔去,阿咿挥了挥小拳头,似乎是在为蒙天打气。原来阿咿也记得白冶这个烦人的家伙,希望蒙天将之打败。

看到白冶赤手空拳的冲向自己,蒙天却是心定不少,照这样看来此人的异能并不具有远距离攻击的能力,否则这种不明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多多少少也该在远处试探一番再说。既然是一个近战的能修,那么蒙天可就不怕了。再加上之前猜测此人的异能是刚猛类型的,而自己也是走的这个路子,再加上手中皓臣,以蒙天对抗能师的经验,这样一类的二段能师,即使自己不使出全力也不一定会输给他。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白冶便穿过石台,快要到达蒙天身前!

“上路头!中路腰!下路腿!上路中路下路皆是套路!古往今来无数套路都逃不开这上路中路下路三路!”此刻白冶的老毛病再次展露无疑,人还未到废话先到!

“啧…”白振浩一脸无奈,他也拿白冶这毛病没有什么办法。

“咿啊!”阿咿更是直接的捂起了耳朵,觉得这个声音令人烦躁无比。

面具之下的蒙天眼角也是一跳,寻思自己刚刚才做出的留手决定是不是错了,一时之间不禁有点动摇!

“今天我偏偏不攻你上路中路下路,而是攻你的…下路!”白冶话未说完已是一拳探出,口中嚷嚷着下路,拳头却是打向蒙天面目!

不好!蒙天心神一跳,差点着道了!回过神来的蒙天急忙催动能珠,一手扶着剑背一手将皓臣举起!

“咣!”

响亮的碰撞声响起!蒙天后脚猛踩一步将退势止住,而白冶此时也是身形一顿!

蒙天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两手顺势把皓臣抬过头顶,对着白冶的小腹就是一脚!

白冶毫无防备,扎扎实实的中了蒙天的一脚,整个人立马向后倒退而去!

“嘶…”白振浩咧了咧嘴,他倒不是心疼白冶,只是光看着这副场景都觉得自己小腹生痛,暗道白冶这下破绽可是露大了,被人如此结实的踹了一脚,不过这薛小兄弟的动作相对于白冶来说也不可谓不快!

中了蒙天一脚的白冶连连倒退了很远,最后止不住势头更是直接摔倒在地,翻滚了七八米才双手撑地跪在地上,脑袋深埋,微微的颤抖。

好险…蒙天暗自摸了一把冷汗。莫非此人是故意道些废话来干扰自己?这是否他的战术?不过蒙天也不得不承认,若真是如此这白冶还真是达到了一定的效果…

蒙天心中这些念头快速的闪过,可定睛一看,这白冶还是保持着原有姿势在那里打颤。

自己出脚的力度太重?不应该,他不仅身着负重,而刚才也是刻意留了些力道,况且这二段能师的身体素质不应该连自己这一脚也受不了。蒙天此时不禁有点纳闷,该不会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战术吧…

有那么痛吗,台下的白振浩此时也是表情有点古怪,他也看得出蒙天这脚其实力道不算太沉,不知白冶今天为何会有这般反常表现。

“咿啊!”而阿咿不懂那么多,却是欢呼了起来,觉得蒙天这一脚很是解气。

虽说是在切磋,可对方如此这番模样,这还打不打?蒙天也不再多想,几个健步上前就要试探一番!

是真是假这一下就见分晓,这人再弱也总不会被自己一踹一拍弄死吧。

直到蒙天临近举起皓臣作势要拍,可这白冶却还是没有丝毫反应!

“看招。”本着善意,蒙天还是提醒了他一声,而手上也只使出了两成力道。

听到蒙天的招呼,白冶这才抬起脑袋,挤眉弄眼,居然是满脸谄媚至极的笑容!

“啪!”

皓臣没有丝毫迟疑,扇在了白冶的脸上!

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这白冶顿时身轻如燕,横飞了出去,最后跌出了石台!而且竟是头先着地,晕了过去!

“嗯?”将白冶拍出石台的蒙天此时却是感觉一股莫名的恶心寒意袭击全身,这家伙…刚才是不是对着自己笑了?

“啧…”白振浩捂住了眼睛摇着脑袋,一副看不下去的模样,这白冶根本什么实力都没展现就被打晕,实在是丢人呐…

……

……

永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鹤岗治疗盆腔炎费用
齐齐哈尔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永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鹤岗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